EN [退出]
免费下载豆丁网>中国新闻

_两部门垄断3000亿彩票发行权 返奖率远低于国外

2017-11-19 07:10

6月12日,中国福彩双色球游戏开出巨奖,北京一名中年男子独享110注一等奖共约5.7亿元奖金,打破了双色球头奖历史纪录。然而从巨奖发放至今,外界的关注和质疑就从未间断。

记者注意到,公众对于5.7亿大奖的质疑主要集中在彩票的票面信息上,一个是2秒钟内能否接连打出两张一样的50倍投注彩票,另一个是三张彩票的编码顺序问题。

“从彩票的安全性来考虑,福彩中心不能解读彩票的编码信息属于正常,因为这些技术本该由独立于福彩中心的彩票开发商掌握。然而目前国内的情况是由福彩中心技术部门掌握着。”著名彩票研究专家程阳对《投资者报》记者表示。

面对持续不断的质疑,日前,北京市福彩中心在其官网上曝光了获奖彩票和兑奖情况,相关负责人表示,巨奖兑奖已结束,福彩中心不会再就任何5.7亿巨奖衍生问题做回复。

对此,程阳表示彩民和公众的质疑有其合理性。“目前国内彩票销售系统在安全性方面严重滞后,特别是在防范彩票机构内部违规操作的监控与稽核方面。我们的系统主要考虑怎么样把彩票卖出去,欧美国家的系统主要考虑怎么样防范内部风险,这是最大的区别。”

中国民主建国会北京企业委员会委员、民政部彩票专家苏国京接受《投资者报》采访时表示,“实际 上我们国家的彩票就是部门彩票,与国际上通行的国家彩票有显著差异,民政、体育两个部门实际上成为彩票发行的既得利益部门。”

苏国京本人曾参与过《彩票管理条例》等法规起草和征求意见,几年来他和一些业内专家一直建议推行国家彩票,替代目前的部门彩票,都没有被采纳。

两部门垄断彩票发行权

自1987年首次发行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奖券以来,中国彩票行业走过25年的历史,2000年中国的彩票销售额仅仅181亿元,过去十多年,中国彩票市场复合增长率达到25%,业内专家普遍预计今年销售规模将达3000亿元。

据记者了解,自1987年以来,中国彩票的发行权就被特许授予民政部和国家体有总局两个部门,由他们分别设立彩票发行机构: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和中国体育彩票发行中心,具体负责组织彩票品种的研发、申报和销售等管理工作,财政部负责监督。

2009年7月1日开始实行《彩票管理条例》,是目前彩票发行领域最高级别的法规,它正式将彩票发行权授予民政部和体育总局两个部委。

事实上,中国彩票业发展之初,由于社会资本不愿进入,两家彩票发行中心既是行业的管理者,又是直接的投资经营者。“八九十年代那时,彩票投注站基本都靠彩票中心出资建设,后来彩票发展壮大了,经营投注站成为有利可图的生意,申请者和福彩中心的关系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。”投注网副总裁夏志宏说。

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,中国彩票业逐步建立了特许民政、体育垄断经营,省级行政单位独立组织实施的行业格局。

“彩票的安全与公平公正,制度构架是最根本的保证,也就是在制度构架上,要保证彩票交易的核心环节,不能被彩票发行机构自行垄断,要在制度设计上确保有一个与发行机构相互监督、相互制约的开发服务商存在。”程阳对本报记者表示,“一些业内人士,总是强调技术上彩票交易系统的自行研发,而没有在更高的战略角度摆正自身的位置,把自己置于社会焦点的风口浪尖上,把彩票发行机构置于巨大的经济风险之上。”

他认为,目前体制最大的弊端是独立的开发商、服务商市场没有发展起来。这个方面最直接的影响表现在彩票票种和各种游戏玩法的开发上面。

“2006年有一次大规模的研讨会,讨论成立中国彩监会,因为两个部门的阻碍没有通过,之后再也没有大规模讨论这个事情,事实上已经成为一个禁区。”夏志宏对《投资者报》表示。

据夏志宏回忆,这个会议的起因是由于教育部希望成立教育彩票发行中心,发行教育彩票。

“实际上环保、卫生部门也曾希望发行专项彩票为相关事业筹集资金,但没被通过。”苏国京认为,理想的方式是成立独立于各部委的彩票发行中心,或者说国家彩票发行局。

信息披露严重不透明

据记者了解,近年来每出现一次金额巨大的奖注,都会引发公众包括彩民的广泛猜测和质疑。

程阳认为,这种质疑有其合理性,因为长期以来我国彩票获奖信息的披露不能满足彩民的合理需求,也包括彩票公益金的使用。他向记者表示,作为一个彩票研究者,我在获取国外的彩票数据时都比国内的要方便得多。

记者在程阳的个人博客上浏览发现,该博客引用了大量国外的数据、图表,非常详细。

“按照目前的政策规定,公益金占彩票销售金额的35%,若以3000亿销售规模计算,年度公益金将达1000亿元。但各省并没有公布过详细的支出账目,每年公布的只是一个大数。”夏志宏对记者表示,不过他认为彩票公益金仅是财政不透明的一个方面而已。

“青岛市福彩中心就曾利用彩票公益金购买豪华游艇,还美其名曰主要用于为彩民服务。”夏志宏给本报记者举例。

“最悲哀的事情是,所有好事都做了,也做完了,可惜没人知道,或者总不希望别人知道。结果大家都认为我们彩票公益金什么都没做,钱都被彩票中心或者国家花掉了。”苏国京感慨道。

说到保护个人隐私与公众知情权的冲突,程阳表示,每个国家和地区的情况不一样,但在发达国家或地区,有一点是共同的,那就是“知情权”与“隐私权”是在法律框架下的操作。

“与目前国内《政府信息公开条例》《彩票管理条例》这样的法律效力很低的下位法相比,发达国家或地区对彩票市场的信息公开,源自于法律。例如,美国1966年7月4日制定的《信息公开法》(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, US F OI A),英国2005年1月1日施行的《信息公开法》”。

按此法律,英国的彩票发行机构没有任何我们认为的秘密可言,不但本国公民,就是我们这些外国人远隔重洋咨询,他们也必须出具任何彩票相关各类销售数据、详尽财务报告等,不得回避。

“知情权与隐私权的对峙,缓和的手段只有媒体,也只有媒体才能是该悖论的最后裁决者,中国彩市20多年,尚没有发生因媒体透风而导致中奖者不良结果的案例。彩票机构应该充分相信媒体、更不能回避媒体,中奖者更加不能以隐私权为由拒绝见证,这不仅有违常理,也没有法律依据。”程阳对本报记者强调。

品种单一、返奖率低

“中国彩票品种的单一,枯燥,缺乏人文,历史和趣味。已经无法同亚洲博彩业的水准进行PK了,本就处于劣势,再不改进彩票设计和玩法,那迟早会被淘汰。”作为彩票领域的长期参与者研究者,苏国京对此忧心忡忡。

中国彩票票种主要有四种,分别是乐透数字型、即开型、竞猜型和视频型。据财政部公开最新数据显示,乐透数字型销售额占到整个销售规模的66%,并且在福彩项目中,双色球一个玩法产生的销售额约220亿元,占乐透数字型的一半,超过整个福彩销售额的1/3。

而被苏国京指责为设计老土,缺乏文化和趣味性的呱呱乐等即开型游戏,目前呈逐年萎缩的负增长态势。

为适应彩民的需求,中国彩票发行机构也推出了“竞彩”、“北京单场”、“中福在线”等一些竞猜和高频彩票。“这些游戏项目类似于国外的博彩游戏,但返奖率却要低很多,国外博彩游戏的返奖率基本在80%~90%,而我们最高的返奖比例才69%,这对彩民的购彩意愿无疑是个打击。”苏国京对记者表示。

多位业内人士表示,返奖率低是造成彩民购彩资金流失的一个主要原因。虽然目前对此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,据苏国京估计,由于返奖率低等原因,导致彩民选择私彩和外围博彩游戏造成资金流失不低于目前年均3000亿元的彩票发行规模。

精于足彩行业的夏志宏告诉记者,“单就足彩的竞猜类品种来说,可能90%的彩民实际上都选择了境外彩票,通常是通过国内专门的服务公司向国外博彩公司投注。”

一位彩票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这跟返奖比例有关系,也与彩票的玩法设置有关,国内的玩法太过于复杂,娱乐性不足,容易使彩民望而却步。“对于部门垄断的体彩、福彩来说,他们可以坐收收益,自然没有动力去搞创新。”该人士如是说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80894.szielang.cn/share/ht2v8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19 07:10

音乐  万年历查询 日历2017  元媛姑娘不要急书包网  69乐园成功故事第必射  1到10万元的邮票有那些  acf与ic  节目现场发飙  世萌吧  群龙戏凤 电影  第一滴血5国语版高清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两部门垄断3000亿彩票发行权 返奖率远低于国外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甘肃个子矮没自信怎么办_云南1137人事故中死亡 交通事故为最大问题